国安局局长:电话记录收集没有变化

国安局局长:电话记录收集没有变化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说,本周参议院通过的一项限制国内电话记录收集工作的法案失败后,美国国家安全局不打算对国内电话记录收集计划进行重大修改。

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迈克尔·罗杰斯上将星期四在众议院举行的网络安全听证会上说,美国国家安全局将继续批量收集美国电话记录,同时在奥巴马总统今年1月对这一计划施加的一些限制下运作。他对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说,美国国家安全局宁愿等着看国会需要对该计划进行哪些具体修改,然后再进行重大修改。

罗杰斯说,国安局原本希望在短期内得到国会的指示,但国安局可能不得不重新评估电话记录项目,“如果我们无法在我们认为的窗口内取得共识的话”我自己心里没有答案。”

美国加州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说,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应该采取措施,结束对美国大量电话记录的收集,尽管美国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本周在参议院未能通过,该法案本应将数据交给电信运营商希夫说:“法规中没有任何规定要求政府收集大量数据,因此你可以自己进行技术变革。”你不必等待美国自由法案。”

“如果你认为这是正确的政策,”希夫补充说,“美国国家安全局没有理由等待国会批准对该计划施加额外的限制。”如果(奥巴马政府官员)认为这不是最好的方法,为什么还要继续收集大量元数据呢?”

但罗杰斯为电话记录计划辩护说,它为联邦调查人员提供了有价值的反恐情报。

他说,该项目在法庭和国会的监督下运作,自今年1月以来,美国国家安全局在查询收集的电话记录数据库之前,需要获得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的批准。罗杰斯说,奥巴马在一月份的国会辩论中基本上没有修改该计划。

罗杰斯说:“我想我没有听到总统或(国家情报局局长)说,获取这些数据没有价值。”我想我听到的是,问题是谁应该持有这些数据。”

美国联邦情报委员会主席、众议员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说,公众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监视计划有一些误解。他说,美国国家安全局没有渗透美国的计算机网络。

罗杰斯众议员说:“美国国家安全局不在美国国内网络上,但俄罗斯、中国、伊朗和其他许多不良行为者都在。

虽然有人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电话记录计划提出质疑,但周四听证会的目的更多地集中在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另一个主要角色,即打击网络威胁,而不是其监视作用。一些委员会成员呼吁参议院通过有争议的立法,在与其他公司和国家安全局等政府机构分享网络威胁立法时,给予私营公司免受诉讼的保护。

隐私权倡导者担心,网络威胁共享法案将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其他政府机构收集共享网络威胁信息的公司客户的私人信息。

2013年4月,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备受争议的《网络情报共享与保护法案》(CISPA),但一项类似法案在参议院陷入僵局。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呼吁参议院在年底前通过网络威胁分享法案。

罗杰斯上将说,尽管美国国家安全局实施了大规模监视计划,但该机构对从共享网络威胁的公司获取个人信息并不感兴趣。

他补充说:“个人信息将使网络威胁共享计划陷入困境,因为美国国家安全局有规定要求个人信息保护个人数据。”他说:“这会让我们慢下来。”这是关于计算机网络防御,而不是关于情报。”

他说,允许网络威胁信息共享的立法需要界定可以共享的具体信息,“所以我们只是没有为了推送信息而故意推送信息。”我们应该准确地定义我们想要什么,我们需要什么,以及公司将提供什么。”

格兰特·格罗斯负责美国政府IDG新闻服务的技术和电信政策。在GrantGross的Twitter上关注Grant。格兰特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格兰特•格罗斯@id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