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推迟对国安局电话记录的表决

参议院推迟对国安局电话记录的表决

参议院未能就延长监视权限的法案进行表决后,一项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收集数百万条国内电话记录的有争议的计划于周日晚间到期。

参议院周日开会时,反恐爱国者法案的条款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到期了,参议院投票通过了一项所谓的限制辩论的法案,并就《美国自由法案》进行表决,这项法案将控制美国国安局大量收集美国电话记录的行为,同时允许国安局以更有针对性的方式收集记录。

以77票对17票通过的《美国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为克罗图尔(cloture)设定了对该法案的最终投票,但参议院不太可能在周二之前采取行动。

《爱国者法案》第215条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收集任何与反恐调查有关的国内电话和商业记录,该条款已于周日午夜到期。

尽管如此,参议院的投票还是使立法者更接近于通过《美国自由法案》,该法案于5月初在众议院获得通过。

就在8天前,一群共和党参议员想要延长《爱国者法案》,但对批量募捐没有新的限制,他们成功阻止了对《美国自由法案》的最终投票。与此同时,反对直接延长第215条的参议员们也阻挠了实现这一目标的努力。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曾推动延长《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但没有新的限制,但他周日承认,反对党参议员迫使对《美国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进行投票。麦康奈尔及其盟友认为,《爱国者法案》第215条是美国政府用来打击恐怖主义的重要工具,而批评者则认为大量收集国内电话记录违反了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保护公民不受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

虽然少数参议员支持《美国自由法案》,但肯塔基州另一位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提出了几点担忧。他说,《美国自由法》将禁止美国国家安全局保留美国电话记录,但电信运营商仍将保留这些记录。

保罗说:“这项法案可能正在用另一种形式取代一种形式的批量托收。”我担心的是,在新计划下,这些记录仍将被吸进国安局的电脑,但电脑将在电话公司。”

此外,保罗说,“美国对外情报监视法庭(U.S.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将对新法律进行解释,该秘密法庭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NSA)通过将所有国内电话记录定义为与反恐调查有关来批量收集美国电话记录。”这并不能给我很多安慰。”。

保罗将推动对《美国自由法》提出一些修正案,不过目前尚不清楚其他参议院共和党人是否会允许投票。

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曾批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计划,他呼吁通过《美国自由法案》(USA Freedom Act),称这是朝着结束大量收集美国记录迈出的良好一步。不过,他说,除了法案之外,还需要更多的监督改革。

几位共和党参议员投票反对辩论,一些人认为需要一个强大的电话记录收集计划来打击恐怖主义。

“考虑到中东地区简直是火上浇油,我们到处都在输钱,这个项目难道不是像成立以来那样至关重要吗?”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说。

印第安纳州共和党参议员丹·科茨补充说,美国自由法案“削弱”了国家安全局计划的有效性。他说,批评人士对美国国家安全局计划的“重大、不幸的误传”,使许多美国居民相信,美国国家安全局只是在收集电话记录,却在监听他们的电话。

怀登反驳说,美国国家安全局计划的支持者夸大了该计划的有效性,因为政府官员可以指出,通过电话记录收集没有破获任何重大恐怖主义案件。

保罗补充说:“议员们担心一个缩小的计划会导致恐怖袭击,他们正在使用恐吓战术。”他说:“我们只是不能让那些当权者让我们在恐惧中畏缩。”他们用恐惧来夺走你的自由。”

格兰特·格罗斯负责美国政府IDG新闻服务的技术和电信政策。在GrantGross的Twitter上关注Grant。格兰特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格兰特•格罗斯@id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