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自由组织反对结束国家安全局大量电话记录计划的法案

公民自由组织反对结束国家安全局大量电话记录计划的法案

旨在结束美国国家安全局大量收集国内电话记录的立法正招致来自数字和民权组织等一些不太可能的来源的反对。

一些数字权利组织和政府举报人在给国会议员的一封信中说,上周四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以25票对2票通过的《美国自由法》在保护隐私方面做得不够。

《美国自由法》将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电话记录项目进行“最低限度的改革”,这封信是由信条行动、要求进步、为未来而战、共和党自由核心小组和其他组织于周三发出的。

将于6月到期的2001年《爱国者法案》第215条允许该机构收集商业记录、电话记录和政府官员有“合理理由”认为与恐怖主义调查有关的“任何有形物品”。根据电话记录计划,美国国家安全局收集所谓的元数据、有关谁是电话用户以及通话频率和持续时间的信息,但不收集通话内容。

《美国自由法》将允许美国国家安全局继续收集电话和商业记录,但在更有限的情况下。该法案不允许按州或邮政编码进行批量收集,但如果有“合理、明确的怀疑”认为搜查与“参与国际恐怖主义的外国势力”有关,该机构可以收集电话记录

民权组织在信中说:“国会不应该修改《爱国者法案》,而应该让第215条失效。”这些组织写道:“鉴于情报机构急于颠覆国会试图通过改变其运作所依据的法律权威来控制大规模监视计划的任何企图,这些温和的、拟议的改变根本就不是改革。”。

此前,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civil Liberties Union)的一名律师最近表示,该组织宁愿看到第215条被扼杀,也不愿通过《美国自由法》(USA Freedom Act)修正。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共和党多数派的一名代表没有立即回应对这封信发表评论的请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鲍勃·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是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人,资深议员吉姆·森森布伦纳(Jim Sensenbrenner)是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人,是《美国自由法案》的两个主要发起人。

在上周关于该法案的辩论中,提案人表示,虽然《美国自由法》并不完美,但它将在保护美国居民隐私方面大有作为。2013年电话记录收集计划曝光后,《美国自由法》将“在隐私和国家安全之间重新建立适当的平衡”,森森布伦纳当时表示。

除了《美国自由法》,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肯塔基州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参议员理查德·伯尔(Richard Burr)也提出了一项法案,对《爱国者法》第215条进行更新,对国家安全局可以收集的信息没有新的限制。

周三发给国会领导人的第二封信敦促他们反对麦康奈尔法案。

这封由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自由新闻社、电子边境基金会、美国枪支拥有者和保守党签署的信说,自2013年年中以来,公众一直敦促立法者控制国家安全局的监视计划,但“国会尚未颁布有意义的改革,以结束批量收集、保护隐私和保护人权”坦克R街和TechFreedom。

信中还说:“在缺乏有意义的改革的情况下,对一个政府用来监视数百万无辜美国人的当局重新授权是不可接受的。”。

215条款的支持者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有必要帮助美国机构追查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