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内部监督机构为隐私行为辩护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内部监督机构为隐私行为辩护

美国国家安全局隐私办公室的一份报告称,美国国家安全局采取多项措施,保护在秘密监视计划下收集的有关美国居民信息的隐私。

根据总统行政命令12333的监视可以追溯到1981年,它通常为国家安全局的海外监视制定了基本规则。它允许该机构保留美国公民通信的内容,如果这些内容是“偶然”收集的,而该机构的目标是海外通信。

但美国国家安全局公民自由和隐私办公室(NSA Civil Liberties and privacy Office)周二公布的报告称,对美国居民的监控是在多项隐私保护措施到位的情况下进行的,确保美国国家安全局从正确的目标收集正确的信息,不会不适当地分享收集到的信息。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保障措施包括对每位员工进行隐私培训、要求所有员工保护隐私和公民自由的就职宣誓,以及六个内部组织对隐私的监督,其中包括编写周二报告的办公室。

报道说,美国国家安全局领导层就保护隐私问题进行的一贯沟通“已经形成了一支尊重法律、理解规则、遵守规则的工作队伍,并鼓励他们报告问题和关切。”国家安全局采取了几项措施,以确保每一个加入其行列的人从工作的第一天起就明白,公民自由和隐私保护是一个优先事项和关键的个人责任。”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civilliberties Union)表示,该机构内部的隐私保护措施并不能弥补司法和国会对该项目缺乏“强有力”的监督。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律师帕特里克•图米(Patrick Toomey)在电子邮件中说,这两个政府部门的监督“在这项命令下的监督几乎完全缺失。”相反,这些规定可以由行政官员单方面秘密修改,就像过去一样。”

图米补充说,这份报告没有涉及与国安局单独的批量收集计划有关的隐私问题,“这意味着它撇开了国安局一些最不分青红皂白的监视计划”。

有针对性的12333监视与美国国安局前承包商爱德华·斯诺登披露的所谓“批量”收集计划是分开的,其中包括美国国安局收集的大部分美国电话记录以及收集的据称与恐怖主义活动有关的外国人的在线通信。

美国国安局没有透露根据12333计划收集了多少美国通信,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上个月发布的一份2007年文件通过《信息自由法》请求获得,将这一监视计划描述为“美国国安局外国情报收集局的主要来源”

智囊团新美国基金会开放技术研究所的政策顾问罗宾·格林(Robyn Greene)说,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些隐私保护措施,这“令人振奋”,但“重大担忧”仍然存在。

“报告没有讨论任何适用于国家安全局批量收集计划的隐私保护。。。她在电子邮件中说:“而且它没有解决适用于非美国人信息的隐私保护问题。”。

报道称,格林呼吁美国国家安全局“对其定向和批量收集计划的范围和隐私影响保持更大的透明度”。出于国家安全考虑,美国国家安全局无法对其12333监控完全透明。

美国国家安全局公民自由和隐私办公室的报告详细说明了该机构的隐私保护计划,但没有列出该机构隐私协议中的任何潜在违规行为。这份报告列出了美国国家安全局根据行政命令对美国居民进行监控时存在的几个隐私风险,但随后又列出了该局的隐私保护清单。

报道称,针对人群进行监控的一个潜在风险是,会针对错误的人群。报道说,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保障措施只允许对雇员进行适当的培训,使他们能够使用瞄准系统,要求主管或高级分析员批准瞄准请求,并要求该机构从目标不正确的人身上删除任何信息。

当被问及为什么这份报告没有提及是否有任何违反该机构隐私协议的行为时,美国国家安全局发言人说,这份报告的目的是对照被广泛接受的公平信息实践原则来审查美国国家安全局的隐私实践。

美国国家安全局发言人哈尔比格(Michael Halbig)在电子邮件中说:“这份报告为该机构提高透明度的使命作出了宝贵贡献,并为正在进行的有关国家安全和隐私的公共对话作出了贡献。”。

哈尔比格为国家安全局的12333监视辩护说,国家安全局遵循行政命令和美国司法部长规定的法律权限。他拒绝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局在12333权限下有多少监控目标。

该报告没有涉及该机构为12333所针对的外国人制定的隐私保护措施。报道说,今年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指示美国情报机构对其收集的所有信息建立隐私保护,该机构仍在研究如何将这一指令适用于居住在美国境外的人的隐私。

格兰特·格罗斯负责美国政府IDG新闻服务的技术和电信政策。在GrantGross的Twitter上关注Grant。格兰特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格兰特•格罗斯@id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