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局的电话记录计划相当于“暴政”

国安局的电话记录计划相当于“暴政”

美国国家安全局(U.S.NationalSecurityAgency)一名律师周二称,该局在美国境内大规模收集电话记录,是政府前所未有的侵犯隐私行为。

保守派活动家、律师拉里·克莱曼(Larry Klayman)认为,美国上诉法院应维持下级法院对电话记录计划的初步禁令,以此阻止美国居民起来反对政府。

U、 克莱曼说:“如果法官不裁定反对该计划,美国居民可能会诉诸大规模抗议。”他对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说:“这是我们历史上最令人发指的滥用权力行为。”美国人民指望你保护他们免遭政府的暴政。”

克莱曼说,美国国家安全局可以根据电话记录,包括嫌疑人打电话给谁、接到谁的电话以及电话路由信息,建立有关目标的详细档案。结果是“过度”侵犯了隐私权,他说。

上诉法院的三名法官组成的小组向克莱曼以及电子边境基金会和国家安全研究中心的律师提出了尖锐的问题,这两个组织反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的计划。法官史蒂芬·威廉姆斯(Stephen Williams)和美国司法部的一名律师一样,质疑克莱曼和此案的其他原告的隐私是否受到侵犯。

“记录中表明您的电话已被检查的数据在哪里?”威廉姆斯问克莱曼你提到的现象是什么?”

司法部律师托马斯拜伦从几个方面抨击了克莱曼的案件。拜伦说,克莱曼和其他原告没有资格质疑这项计划,因为他们没有证据证明他们的通话记录被收集或分析过。

他说,虽然克莱曼是Verizon Wireless的客户,但唯一公开的电话记录收集订单涵盖了Verizon Business Services的客户。批评该计划的人士说,拜伦的论点是一个悖论——美国司法部说,当人们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攻击目标时,他们不能在法庭上对该计划提出质疑,但政府几乎没有公布有关该计划范围的信息。

拜伦淡化了克莱曼的担忧,称美国国安局前承包商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在2013年年中曝光的国安局计划并非侵犯隐私,因为监控法庭限制了国安局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U、 拜伦说,美国电话用户不能合理地期望电话运营商持有的通话记录是私人的。他呼吁上诉法院推翻美国地方法院法官理查德·莱昂(Richard Leon)2013年12月针对该项目的禁令,他暂缓执行,等待上诉法院复审。

拜伦说,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保护本国居民免遭政府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但美国国家安全局大规模收集美国电话记录并不等于搜查这些记录。

布莱恩特认为,电话记录收集计划的范围有限,因为外国情报监视法庭必须每三个月重新授权一次,而且限制了国安局分析员从嫌疑人的电话号码中寻找其他嫌疑人的跳跃次数。

此外,他指出,美国国家安全局并不收集美国电话的内容。NSA程序收集所谓的关于发送和接收的电话呼叫的元数据,包括时间和日期,以及一些电话呼叫路由信息。

拜伦说:“了解这些保护措施非常重要。国家安全局的计划是“有限的,因此,相当合理。”

电子边境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法律总监辛迪•科恩(Cindy Cohn)认为,该计划的范围超过了美国法院必须处理的任何其他执法监督计划。科恩似乎不再相信克莱曼的说法,即国家安全局的计划允许该局确定嫌疑人的位置和传统窃听中收集的其他信息,但她强调了国家安全局计划的规模,该计划被认为涵盖了几乎所有的美国电话记录。

她说,这个项目收集了“多年来数百万人的电话记录”。

法官们质疑,与传统的窃听行动相比,美国国家安全局收集到的信息几乎没有差别,他们为什么要对该计划做出裁决。法官大卫·森特尔补充说,除此之外,电话用户还“心甘情愿地”将他们的通话记录传送给运营商。

科恩说:“项目的规模很重要。”她说:“你不能总是断定每个人都是嫌疑犯。”问题是他们是否必须找到任何怀疑。”

格兰特·格罗斯负责美国政府IDG新闻服务的技术和电信政策。在GrantGross的Twitter上关注Grant。格兰特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格兰特•格罗斯@id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