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员们推动改变国家安全局的数据收集

几位美国参议员将推动改变国家安全局收集数百万美国居民电话记录的方式,议员们表示,他们将集中精力使国家安全局的计划对公众更加透明。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一些成员星期三说,他们将提出针对国家安全局电话记录收集计划的立法。

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参议员阿尔·弗兰肯说,他将在本周提出一项法案,要求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其他机构公开他们收集的美国居民信息的数量,以及有多少居民的信息被联邦特工审查。该法案还将允许公司披露他们从政府机构收到的监控请求的数量,这是谷歌、微软和其他公司要求的改变。

弗兰肯在国家安全局监督项目委员会听证会上说:“辩论的中心是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这些项目缺乏透明度。”。他还说,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计划的保密性“不利于隐私,也不利于民主”。

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塔尔说,他将推动外国情报监视法庭的数据收集程序,将担任公共辩护律师的律师包括在内,他们可以反对美国国家安全局和其他机构的监视请求。他说,包括反对的律师将有助于建立公众对该项目的信任。

但Steptoe&Johnson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总法律顾问斯图尔特•贝克(Stewart Baker)质疑,美国国家安全局前承包商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今年6月透露,在监控请求程序中增加新的公共辩护律师,是否能平息公众对美国国家安全局项目的担忧。

贝克说,由于美国政府支付了公共辩护律师的费用,一些批评人士可能仍然认为,这一过程“实际上只是一个骗局”。

就连加州民主党参议员、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监视计划的坚定支持者戴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也呼吁该机构使自己的努力更加透明。她说,该机构应该将保留电话记录的年限从5年减少到2到3年,并应该公布更多有关公司放弃记录次数的信息。

然而,委员会成员并没有要求国家安全局废除这些监视计划。然而,公民自由组织呼吁对这些计划进行更广泛的改革,而不仅仅是提高透明度和在法庭程序中引入新的公共倡导者。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副法律主管贾米尔·贾弗(Jameel Jaffer)说:“很明显,美国国家安全局正在对美国人的电话和电子通讯进行影响深远、侵入性和非法的监视。”。他说,需要对该计划及其背后的法律进行彻底改革。

周三,100多个数字权利组织和其他组织发布了一份与人权和电子监控有关的13项原则的清单。文件说,各国政府必须“将监视限制在为实现合法目的而严格和明显必要的范围内”,只有在“严重犯罪已经或将要发生的可能性很高”的情况下,政府才必须进行监视。

签署这份人权文件的团体包括电子边境基金会、自由新闻社、欧洲自由软件基金会和无国界记者组织。

该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包括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电话记录收集计划的广度提出了质疑,参议员们问,美国国家安全局如何按照《爱国者法案》的要求,将几乎所有的美国电话记录归类为与反恐调查有关。听证会基本上忽略了国家安全局所谓的Prism项目,该项目收集据信在美国境外的目标的电子邮件和其他互联网通信内容。

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莱希说,美国政府需要在安全需求和隐私之间找到更好的平衡。

“如果我们对进入美国每栋建筑的每一个人都进行脱衣搜查,我们会有更多的安全保障,但我们不会这么做,”莱希·萨德说如果。。。如果我们搜查每个人的家,我们就会窃听每个人的手机。但是,我们美国人期待我们自己的某些隐私领域。”

其他参议员为Prism和电话记录收集系统辩护说,他们帮助美国免受恐怖袭击。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塞申斯(Jeff Sessions)说,电话记录收集计划不收集电话内容,数家法院裁定,收集商业记录不违反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该修正案保护美国居民免遭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

他说:“我倾向于认为所有这些行动都符合美国宪法和法律。

美国联邦调查局副局长肖恩·乔伊斯(Sean Joyce)补充说,电话记录项目在数起反恐调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恐怖分子“试图伤害美国,”他说他们想袭击美国。我们需要所有这些工具。”

不过,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美国司法部的代表表示,他们愿意对档案收集计划进行修改,以便公众对这一过程更有信心。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办公室总法律顾问罗伯特·利特说,奥巴马政府愿意做出改变,使这些计划对公众更加透明。

格兰特·格罗斯负责美国政府IDG新闻服务的技术和电信政策。在GrantGross的Twitter上关注Grant。格兰特的电子邮件地址是格兰特•格罗斯@id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