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司要求清退订户

在关闭机场大门一周后,机场安全提供商Clear遭到集体诉讼。

这起针对Clear母公司Verified Identity Pass的诉讼要求赔偿客户,直到Clear关门之日,这些客户仍被收取Clear服务费。

这起诉讼于周一提交给纽约南区的美国地方法院。这是由施耐德·华莱士·科特雷尔·布雷顿·科内基(Schneider Wallace Cottrell Brayton Konecky)提交的,他是旧金山一家专门处理集体诉讼的律师事务所。

Clear公司成立于2005年,该公司通过对常客进行预筛选,采集指纹、虹膜扫描和信用信息,以便让他们快速通过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的机场筛选线。它在大约20个机场实施了所谓的“注册旅客计划”,拥有超过26万名客户。

上周一,Clear突然关闭了自己的信息亭,让它们无人值守,迫使客户不得不使用正常的机场安检线路。

Clear还没有申请破产保护,但它已经告诉客户,它没有现金来退还向他们收取的199美元年费。

在法庭文件中,代表集体诉讼原告的律师称这是一场“断章取义的博弈”,并要求法庭判给退款和惩罚性赔偿。

然而,这起诉讼并没有解决Clear客户提出的最大问题:他们的数据会发生什么变化?

Clear曾表示,删除用户信息时会通知用户,但在上周发布到其网站上的一份说明中,它还表示,这些数据可能会出售给另一家注册旅行者提供商。此类供应商由TSA认证。

记者未能立即联系到一位明确的代表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