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人造卫星!(感谢互联网)

利克利德找到了像他自己一样的研究人员:聪明、有远见、对官僚障碍不耐烦。他建立了一种文化和运作方式,并将其传给了他的继任者伊万·萨瑟兰、罗伯特·泰勒、拉里·罗伯茨和鲍勃·卡恩,这将使该机构在未来30年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it创新引擎。

Kleinrock回忆道,“利克利德为ARPA的融资模式定下了基调:长期、高风险、高回报和有远见,以及项目经理,让主要调查人员按照他们认为合适的方式进行研究。”(尽管Kleinrock从未在ARPA工作过,但他在ARPAnet的开发中发挥了关键作用,1969年,他指导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装第一个ARPAnet节点。)

伦纳德·克林洛克

从20世纪60年代初开始,ARPA就与大学和一些公司建立了密切的关系,每个公司都在借鉴其他公司的成就的同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开始只是简单地尝试将美国国防部少数研究人员使用的计算机连接起来,最终导致了今天的全球互联网。

一路上,ARPA催生了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支持技术,包括分时、工作站、计算机图形、图形用户界面、超大规模集成(VLSI)设计、RISC处理器和并行计算(见DARPA在IT创新中的角色)。这个成功秘诀有四个要素:慷慨的资金,聪明的人,从繁文缛节中解脱出来的自由,以及ARPA经理人偶尔登上霸主讲坛。

这些单独的技术有一种交叉施肥的方式,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以一种甚至ARPA管理者都无法预见的方式进行组合。例如,sunmicrosystems公司(sunmicrosystems Inc.)工作站的诞生,相当直接地归功于由ARPA资助的多所大学和公司开发的六项主要技术。(见时间轴: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30年的霸权。)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埃德·拉佐夫斯卡(Ed Lazowska)讲述了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故事,当时卡恩是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项目经理,时任信息处理技术办公室主任:

分辨率,位图工作站做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设计,和他的研究生,安迪Bechtolsheim,有一个新的帧缓冲区的想法。

与此同时,[卡恩]资助伯克利做伯克利Unix。他想把Unix变成一个供所有研究人员使用的通用平台,这样他们就可以更容易地共享结果,他还把Unix看作是推动TCP/IP采用的特洛伊木马。那时,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网络协议——IBM和SNA,DEC和DECnet,欧洲人和X.25——都是脑死亡协议。

鲍勃·卡恩

“Kahn在Berkeley Unix中要求的一件事是它有一个很好的TCP/IP实现。所以他去了Baskett和Bechtolsheim,说,“顺便说一下,孩子们,你们需要在这件事上运行Berkeley Unix。”与此同时,Jim Clark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名教员,他研究了Baskett用VLSI程序做了什么,他意识到他可以把Baskett的图形处理器的整个芯片架都拿走,然后把它们简化成一个单独的处理器董事会。这就是硅图形的起源。

“所有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因为一个聪明的人,鲍勃·卡恩,奇瑞挑选了一群杰出的研究人员——克拉克、巴斯克特、米德、康威、[比尔]乔伊——带领他们朝着赞美的方向前进,并使他们的工作相互促进。真是太了不起了。”

苏联人造卫星Sputnik的发射震惊了世界,被称为“十月惊喜”,但它真的是这样吗?

保罗·格林

保罗·格林1957年在麻省理工学院林肯实验室工作,是一名通信研究员。他学过俄语,被邀请到波波夫学会(Popov Society)演讲,这是一个由苏联技术专业人士组成的团体“所以我认识俄罗斯科学家,”格林回忆道特别是,我认识一位名叫(弗拉基米尔)科特尔尼科夫的大人物院士。”

1957年夏天,格林告诉《计算机世界》,一小队苏联科学家,包括科特尔尼科夫,参加了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举行的国际科学无线电联盟会议。格林说,“在会议上,科特尔尼科夫——后来发现,他与人造卫星有关——只是随便提到,'是的,我们就要发射卫星了。”

“因为俄国人喜欢夸夸其谈,所以没有多少记录。我们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能在那时发射卫星,你一定有一个巨大的导弹和各种各样的可怕的能力。它好像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他有没有告诉华盛顿的任何人?”我们都没有在旅行报告中提到这一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