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安全将是立法者的关键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IIP)《美国参考》从华盛顿报道,本周的恐怖袭击预计将改变政府和立法部门在一系列技术问题上的优先考虑。例如,一周前最重要的技术政策问题互联网隐私,将可能被关键的基础设施保护所取代,因为美国试图报复布什总统所说的“战争行为”

这意味着,即将出台的保护企业安全事件数据的立法,自愿与政府共享,很可能会被推上快车道。另一方面,贸易和隐私组织的官员以及国会消息人士称,反垃圾邮件立法可能会被搁置一边。

此外,由于这些攻击,私营企业在信息安全问题上与政府和彼此合作的态度可能会变得更加容易接受。一位国会消息人士说,政府官员已经表示,本周的袭击可能只是一波袭击的开始,这一波袭击可能包括网络攻击。

“我认为会有更多的合作。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医院(Johns Hopkins Hospital)的安全和灾难恢复经理比尔•赖利(Bill Riley)说:“我想到了一句话,那就是把马车圈起来。”他补充说,政府可以做很多事情来促进合作人们会意识到风险有多大。一个人做很难。”

要想了解信息安全在即将到来的政策辩论中的重要性,请考虑以下问题:国会在周二攻击事件的第二天举行的第一次听证会之一是关键基础设施保护问题。负责委员会听证会的参议员约瑟夫·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说,保护国家安全(包括网络安全)的“新时代”已经到来。尽管听证会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但值得注意的是,听证会甚至还举行了,因为还有许多听证会被推迟了。

利伯曼没有明确指出需要什么,现在预测在许多技术问题上究竟会发生什么还为时过早——例如,哪些法案会向前推进,哪些法案会拖延。目前,国会关注的是眼前的恐怖主义危机。但是,与技术问题密切相关的人希望重点有所改变。

华盛顿Piper-Marbury Rudnick&Wolfe LLP律师事务所(Piper-Marbury Rudnick&Wolfe LLP)代表公司处理技术问题的Ronald Plesser说:“在所有这些辩论中,隐私和安全之间存在一条曲线,我认为我们将看到这场辩论中的一些变化。”。普莱瑟说,他相信这种转变将朝着安全方向发展。

毫无疑问,这个国家正处在一个新时代。但也有人担心,将注意力从安全转移到隐私可能会引发一些有争议的问题。

华盛顿乔治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兰斯·霍夫曼(Lance Hoffman)说:“人们会错误地呼吁建立更多的监控社会。”我认为,如果我们屈服于这些(呼吁),我们就会放弃太多的隐私和自主权,从而给攻击者一个胜利。”

U、 美国官员经常试图扩大对电子通讯的监视权。例如,克林顿政府担心自己有能力解密恐怖分子和犯罪嫌疑人发送的电子信息,因此推动了一项由联邦调查局支持的计划,即给予执法人员强制密钥托管,这是一种后门手段,使执法人员能够立即解密被截获的信息。这项提议在公众的反对浪潮中失败了。

华盛顿电子隐私信息中心执行主任马克·罗滕伯格(Marc Rotenberg)说:“密钥托管不会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而急于建立严厉的安全控制措施,可能无助于为美国人提供更大的安全。然而,它们将为自由付出巨大代价。”

克林顿政府的首席隐私顾问、现任乔治华盛顿大学客座法学教授彼得•斯维尔(peterswire)敦促进行谨慎的分析。

“当有人声称我们应该以牺牲隐私或其他价值为代价来改进安全性时,我们应该应用普通的分析来确保安全回报确实存在。如果我们很少或根本没有得到安全方面的改善,而言论自由或其他价值观受到严重侵犯,那么我们应该非常小心。如果有一个大的安全回报,那么我们应该更仔细地看这一点,说:“太古。

克林顿政府商务部副部长、首席技术政策顾问威廉·莱因施(William Reinsch)表示,本周的网络攻击将对企业产生“激励效应”。

他说:“我认为这将有助于说服企业采取更多的预防措施,开发更多的冗余系统,开发在偏远地区存储关键信息的方法。”会有很多。。。我认为人们会受到启发去做。”

布什政府预计本月将发布一项新的关键基础设施计划。一个结果很可能是决定性地推动联邦信息系统的安全改进,政府监察机构的报告经常批评联邦信息系统安全性差。

美国信息技术协会(informationtechnology Association)主席哈里斯•米勒(Harris Miller)说,白宫和国会迄今为止“一直不愿意为机构提供必要的资金,以充分保护政府的网络资产”。